朱炳仁自说自话谈铜印 - 老字号探索 - “紫禁城”杯中华老字号文化创意大赛

朱炳仁自说自话谈铜印

发布时间:2016-08-09浏览次数:
今年收藏铜印,注定要火了。
1,今年春节,熔山铸海——西泠朱炳仁铜印篆刻艺术展在中国印学博物馆成功举办。
2,西泠印社,与中国印学博物馆分别收藏了朱炳仁为其亲篆的十五斤重的铜官印。
3,迎G20西泠印社在北京,杭州的大展中,朱炳仁铜印入展,这是西泠建社百年来现代铜印首次
     入展。
4,铜印学术研讨热情已起,近日,还有藏家一口气定制十枚铜印。
      谈篆刻,谈中国印,谈西泠印社,能不知铜印吗?
 
朱炳仁自说自话谈铜印
       西泠印社的迎G20大展,刚从北京的国家图书馆展后回师,在吴山脚下的杭州博物馆展出。除西泠收藏的文物书画外,百余西泠社员的作品也在那里。起势非凡。
       朱炳仁的两枚铜印一枚为“江南含英”,另一枚杭州话铜印,“要紧关头烤潮烟”。没有在北京国图见到的亲们,可去这里看看,这是西泠印社一百余年来的所有大展中,第一次出现的中国现代铜印。
\
自说自话谈铜印
       诗人李白在《别内赴征三首》中曾说,“归时倘佩黄金印,莫见苏秦不下机”,描绘战国时苏秦在说服六国后,佩相印衣锦还乡的情景。而诗中所说的“黄金印”真的是黄金制的吗?非也。断不是酒仙李白喝多了,或者这位诗界大咖存心要误导他的读者。看官莫误解李白了,他虽浪漫,但这件事上,还是很诚实的。因为战国时期的铜印就是叫金印,他说的“黄金印”是实实在在展现金光耀目的铜的本色之印。
\\
      
       看官对铜印或较陌生,可早在百多年前之官僚,奉以权柄,是为至宝的正是此物。汉代禄六百石以上高官,唐诸司﹑宋六部及清府﹑州﹑县皆用铜印。中华为礼仪之邦,官印冶铸,当有制度,以别官阶,民不与官斗,私印就小多了。常见的铜印,谨严稳重,多四方,有鼻钮。印文布局,讲究自然,铜印有青铜、红铜、黄铜及鎏金铜之分。这些用失蜡法铸造的金色小精灵,刻凿上精心布局以示官阶的篆文,拥有者一旦掖着,一准心鹿乱颤。这是现今各大博物馆中看到的铜绿遍布、氧化乌黑的的铜印,给予的观感完全有天涯之别。
\
\

       当然,我也想给大家有另一种天涯之别的观感,这就是现今面世的,本人经年累月,不亚于皓首穷经之力而完成的百余枚现代铜印,或称之为西泠铜印。 尽管不以祖法可能被视为不肖,但尽用祖法又何必贵为今人呢? 我创立了随机熔铸工艺,以此法创作了残缺美、沧桑美与梦幻美共存的山水铜印,表面有独特的高山流水肌理纹,印纽的形状千姿百态,恣肆狂放,每一枚印均为唯一和不可复制的。
\


\
       无篆不为印,幸有家父朱德源之严训,童稚之年就以授之书学。真草隶篆,虽拙不可示,但方寸之间,竟让我亦有用武之地。 金石书画,是为西泠印社之本,持小技为大厦添金加砖,亦人生一喜。值得一提的,在闲章印词选用中,特别以杭州话这类奇乡语俚词入印,也是我献给立于杭城的西泠印社之礼。
       本文作于,熔山铸海——西泠朱炳仁铜印篆刻艺术展即在中国印学博物馆举办之时。 余年方七二,铜印制作也属不易,多乎哉不多也,鄙者自珍,如此美印,不知观者看着,拥者掖着,是否也会心鹿乱颤。
       朱炳仁,二零一六年,元月二十五日凌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