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 - 老字号探索 - “紫禁城”杯中华老字号文化创意大赛

同仁堂

发布时间:2016-08-01浏览次数:
\

\

     百年中华老字号 把仁义刻进人心
    同仁堂,是一个传说,更是一个传奇。
 同仁堂,是一种品质,更是一种文化。


  347年前,乐氏家族在北京创办一间小药铺。此后,供奉御药188年,历经风雨而不衰,成为享誉世界的“中华老字号”。秘诀何在?两个字:诚信。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同仁堂的承诺。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同仁堂的良心。
  “同修仁德,济世养生”,这是同仁堂的情怀。
  如今,同仁堂在全球共开办零售终端近2000家,开办医疗机构300多家,吸引了3000多万海外患者。同仁堂商标在世界50多个国家登记注册。同仁堂中医药文化、传统中药材炮制技艺、安宫牛黄丸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许多海外游客到北京的“必修课”,除了登长城、吃烤鸭,就是参观同仁堂。

  做良心药
  “可以质鬼神,可以应病症”,童叟无欺,问心无愧,这就是同仁堂的质量观
  俗话说:药材好,药才好。自古以来,同仁堂选药的标准就是:地道、纯洁、上等。
  这种求真勿滥的精神,一直延续至今。例如,人参用吉林的,山药用河南的,枸杞用宁夏的,陈皮用广东新会的,丹皮用安徽芜湖的。僵蚕不能用僵蛹代替,16头的人参不能用32头的小人参代替。即便是做大蜜丸的蜂蜜,也必须用河北兴隆的枣花蜜。同时,还要用药材最有效的部位,并且在药材有效成分最多的时候采摘。如七珍丹中的寒食,必须在春天柳树发芽时制造,此所谓“取其地,采其时”。近年来,为了保证原料质量,同仁堂在全国建立了12个药材基地。
  78岁的芦广荣是著名药材专家,也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她21岁进入同仁堂,拜师学习药材鉴别,练就了一身绝技,通过手捏、鼻闻、眼看、口尝、火试、水试,鉴别药材的真伪和品质。现在,人工检验依然是同仁堂进药的“第一关”。
  “有的药材掺杂使假,连精密仪器也化验不出来,但人的感官能识别。比如,麝香里面掺杂麝香酮,骗得过机器,骗不过药工。”芦广荣说。
  芦广荣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她发现购进的药材打捆后,上面是精品,中间和下面藏着次品。为此,她要求药工,每一捆药材都要打开,不光看上面的,更要看中间的和下面的,避免以次充好。如今,在同仁堂,凡是新购进的药材,必须首先经过人工检验。人工检验合格后,才能进入更严格的高科技仪器检验环节。同仁堂的药材,既用感官说话,也用数据说话。
  纯洁,是同仁堂药材的又一特色。很多人发现,同仁堂的药材,凡是能洗的都要清洗,干干净净,绝无尘土。植物的根、茎、叶、花、果,清清楚楚,绝不混杂。
  远志是植物的根,内有一根细芯。远志有安神益智之功效,但它的芯却使人烦躁。按照同仁堂的炮制工艺,远志必须去芯。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先蒸后割,费工费时,增加成本,但同仁堂不怕麻烦,一直坚持这样做。
  制六味地黄丸,需要用山茱萸,其形状类似小山枣,入药时应当去核,还要用黄酒蒸制。有的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就把山茱萸连核一同打碎,也不用酒蒸,而同仁堂坚持“必不敢省人工”。
  同仁堂严格按照配方要求下料,如果药材等级不够,重新组织货源,不够等级的绝不下料,宁缺毋滥。一段时间,同仁堂生产的香砂枳术丸在市场上断货。其原因是,由于气候异常、种植环境改变,枳实中的主要药用成分橙皮苷含量达不到标准。为了维护品牌,同仁堂宁可不生产,也不用不达标的原料。
  凭良心做,做良心药。“可以质鬼神,可以应病症”,童叟无欺,问心无愧,这就是同仁堂的质量观。难怪很多中医在开药方时,一再叮嘱患者,必须到同仁堂抓药。一位老中医说:“如果在同仁堂抓的药,看病效果不好,那是我的医术问题。否则,可能是药的问题。”

  做仁爱药
  “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同仁堂,一个“仁”字,写在牌匾上,也刻在人心里
  “可以养生可以济人者,惟医药为最。”300多年前,同仁堂的创立者乐显扬如是说。仁者爱人,以人为本,成为同仁堂世代坚守的价值观。
  一位顾客到北京同仁堂买了100克三七,要求打成粉。服务员用机器打好后,用筛子筛到纸上,然后再打一遍碎渣子,再过筛,倒在纸上。如此两三遍后,还要把机器里的药粉清理一遍,半点都不浪费。同仁堂大栅栏店经理贾文生说:“老百姓买药,花的都是血汗钱,无论贵贱,都要珍惜,绝不能让患者受损失。”
  北京同仁堂颗粒车间,师傅们拿着天平称量人工牛黄和水牛角粉的重量。为了保证天平的平衡,他们不厌其烦地将盘上的药粉增增减减,直到两味药的配比分毫不差。原来,一个批次的人工牛黄和水牛角粉是按总量来料,需要细分下料。到了筛选环节,制药师傅用10目至80目的筛子将半成品反复过筛,将过大过小的颗粒统统去掉。这就是小儿清热颗粒的生产过程。有人问:“一袋颗粒,开水冲服,颗粒大点小点有啥关系?”一位师傅答道:“人在做,天在看。孩子病在身,父母疼在心。多过几遍筛,颗粒容易冲开,孩子们喝着舒服,就当是疼自家孩子了。”
  在北京同仁堂大栅栏药店,一名外地顾客来抓药。中药调剂员王雪阳一丝不苟地核对药方,当看到“苦陈皮”时,她觉得这个叫法很奇怪,特意向顾客确认,顾客说没有问题。她不放心,继续追问:“方子是哪里来的?治什么病的?以前用过吗?”当得知方子是外用时,王雪阳更坚定了不是“陈皮”的看法。顾客说:“这个方子是代抄的,我找找原方子给您看看。”拿到原方一看,真相大白,原来“苦楝子”错写成了“苦练皮”,再次抄写时又错写成“苦陈皮”。不放过一字之差,让顾客看到了同仁堂的仁爱。
  2006年,澳门发生海水倒灌,导致长达4个月的“咸潮期”。自来水全部是咸的,根本无法饮用,矿泉水、纯净水价格高涨,时常脱销。澳门同仁堂有代客煎药服务,为了不影响药效,店里决定改用纯净水煎药,药费不涨。有位老顾客感动地说:“因为咸潮,酒楼的茶位都涨价了,喝你们煎的药,味道还跟以前一样,真让人放心,不愧是老字号。”
  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说,“以义为先,义利共生”,这是同仁堂的古训,也是同仁堂的价值观。只要利不要义的企业,一个个都倒下了,而同仁堂却屹立百年不倒,其中道理就在于此。
  “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同仁堂,一个“仁”字,写在牌匾上,也刻在人心里。

  做创新药
  “尊古不泥古,创新不离宗”。同仁堂既尊重传统,又不被传统束缚;既大胆创新,又不离经叛道
  “膏丹丸散,神仙难辨”,这是很多人对中成药的印象。过去,同仁堂的剂型很少,服用不便。有人编了顺口溜:“中药丸,真有效,可惜就是受不了。分量重,个头大,比起煤球也不小。大肚汉,三尺腰,吃上两丸就管饱。小姑娘,犯了难,樱桃小口没法咬。”
  集百草而香天下,普健康而惠众生。同仁堂坚持“尊古不泥古,创新不离宗”的原则,既尊重传统,又不被传统束缚;既大胆创新,又不离经叛道。科研人员以剂型改革为突破口,把大药丸子改成片剂、水丸、口服液、浓缩滴丸等新剂型。如银翘解毒丸、牛黄上清丸、香莲丸等改成片剂,乌鸡白凤丸改成口服液和胶囊。有人将此事编成数来宝:“同仁堂,想得好,要把丸药来改造。圆改扁,大改小,制成药片真是好。分量减,很轻巧,药效一点没减少。”
  研制人工牛黄,是同仁堂对中医药的一大贡献。牛黄是牛的胆结石,也是名贵的中药材。著名的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等,都少不了牛黄。然而,牛黄的天然资源稀少,价格飙升,甚至比金子还贵。1957年,同仁堂试制成功人工牛黄,完全替代了天然牛黄,大幅降低成本,深受百姓欢迎。
  虎骨酒是治疗风湿的良药,也是同仁堂的古老名药。但是,中国加入保护野生动物国际公约后,虎骨不能使用了。为此,科研人员积极探索与虎骨有同样功能的产品。经过努力,科研人员发现青海高原有一种高原鼢鼠,其骨骼不仅对关节炎有明显的预防和治疗作用,而且能够镇痛和促进骨折愈合,增强机体抗疲劳及抗冻伤,其药效与虎骨相当。根据这一研究成果,同仁堂历经8年时间,开发出塞隆风湿酒,因为高原鼢鼠在当地又被称为塞隆。这是我国第一个动物类一类新药。

    做世界的药
      拓展产品门类、布局海外市场、开辟电商渠道,347岁的中华老字号同仁堂如今可一点儿也不显老,通过积极探索和创新,不断谱写新的乐章—不但玩起了时髦的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积极拓展着海外市场,还跳脱出药品行业,积极开发起保健品、保健食品、化妆品等大健康领域产品。
      “如今我们同仁堂可不只有中药、中医,还有众多健康保健产品。”北京同仁堂集团总经理高振坤介绍,一提起同仁堂,大多数人头脑里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密密麻麻的中药柜和味道浓郁的煎药香,但事实上如今同仁堂不只卖药,还有不少其他类型的产品。
       实际上,从本世纪初,同仁堂就开始拓展中成药、中药饮片以外的其他健康保健类产品。“现在我们有500多种健康保健类产品,占同仁堂所有产品总数的三分之一。”高振坤介绍,这些产品包括保健品、保健食品、保健饮料和化妆品,并且正在以每年50种左右的速度不断增加。
       在拓展产品种类的同时,同仁堂还在积极布局海外中医药市场。1993年同仁堂自香港出海,截至目前已在近2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110家零售终端,遍布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
而与普通的国内药店不一样,这110家海外零售终端既是经济实体,也是文化载体,在提供优质中医中药服务的同时,也在全球积极推广和传播以中医药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以同仁堂位于波兰的门店为例,其专门建立了四五百平方米的养生中心,推广中医药养生文化、理念和方式,同时也办汉语班,搞中国名茶体验等活动。
        每一家同仁堂海外药店都会根据自身条件传播中医药知识和中国传统文化,条件好的设有专门的中医药博物馆或展览室,面积小的有中医药文化角或是文化墙。店内的工作人员会向周围的居民传授太极拳、八段锦、五禽戏和新兴的健身操,并开办中医药文化讲座。
        “海外市场是中医药的蓝海。”同仁堂集团副总经理丁永玲表示,近几年海外对于中医药的认知程度不断上升。截至目前,同仁堂海外门店累计咨询和诊疗的患者超过3000万人次,数以亿计的海外人士认识了同仁堂,市场覆盖面积和受众人群的不断增长给了同仁堂海外发展的底气。今年同仁堂位于新西兰和北美地区的多家门店也将陆续开业,海外门店总数将接近120家。
        除了产品品类的增加,海外市场的开拓,高龄的同仁堂如今在电子商务领域也正积极开辟新的市场渠道。
如今同仁堂的网上旗舰店已经开进了1号店、天猫等电商企业,2014年同仁堂网上销售额达到了4400万元,与服装、化妆品一样,在双十一等电商促销活动中,同仁堂的健康类产品也成为了消费者抢购的对象。
“对于网络渠道我们会进一步加大拓展力度。”梅群表示,随着国家对互联网售药的限制逐渐放开,同仁堂也会逐渐加大在电子商务领域的投入。
视品牌如命,视诚信为天。同仁堂,一丸地道的中国药,一丸诚信的中国药。

从驴皮到阿胶 90天慢工出细活
——记者探访同仁堂阿胶生产基地

本报记者 黄葵
      阿胶味甘、补血滋阴、润燥。作为一味名贵中药,早已从皇家特供飞向寻常百姓家。驴皮是如何变成阿胶的?近日,记者走进同仁堂阿胶生产基地,探访阿胶生产全过程。
    阿胶生产分两大区域,一是一般区域,二是洁净区域。进入洁净区需要两次更衣,进行手消毒、戴口罩、带帽子、穿“猴服”等程序,操作人员需全副武装,隔离细菌。
      该工厂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杨冀告诉记者,从驴皮到阿胶一般要经过原料、切皮、泡皮、洗皮、提取、浓缩、出胶、凝胶、切胶、晾胶、内包、外包等十几道工序,耗时约3个月。记者在车间看到,合格的原料皮被工人送入机器,出来的驴皮被切成一定规格的小块,放入饮用水中浸泡,去除一部分杂质,浸泡的水也会定期更换。泡好的皮块要进行焯皮,这个步骤是为了进一步去除杂质,主要是毛皮上的油脂,还有部分浸泡无法去除的杂质。接下来就可以进入阿胶制作过程中比较重要的一道工序——煮皮。
      煮皮的目的是将驴皮中的蛋白质水解成便于吸收的氨基酸和蛋白肽,得到胶液,之后驴皮就被弃掉。原理类似于煎药时,把药汤留下,药渣丢掉。在煮皮环节,北京同仁堂所用的常压熬制法和其他阿胶厂家有所不同,有些阿胶厂家用高压熬制原料皮,这种工艺也叫化皮,利用高压将原料皮彻底水解,完全溶进水里,这和常压熬制得到的胶液不同。高压熬制有它的优势,比如出胶率高,成本会压缩不少。但不足之处是,由于原料皮只是经过简单的去毛加工,毛囊里还会有残留,化皮后,这些都会一起化入胶液。这其中不可避免会有一些杂质混入胶液。古人熬胶没有高压技术,就是采用常压慢慢熬,北京同仁堂沿袭了这一古法,虽然出胶率低一些,但相对来说,使胶液中一些不必要的杂质变得更可控。
      在制胶过程中,收集到的胶液在冰糖、黄酒、豆油等辅料的作用下,经过浓缩、收胶,阿胶的基本雏形就算显现了。不过,此时的阿胶仍然是黏稠的胶状,但这胶状要黏稠到何种状态也很有讲究,收胶收不好,就会影响下一道工序。收胶的标准主要看挂旗,也就是用搅拌的桨把胶挑起来,看它挂起的状态。如果胶能挂住,而且像面旗子一样往下坠,就说明胶收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太稠,少一分则太稀,整个过程都要靠操作人员的观察和经验来判断。
 多年来,北京同仁堂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传递这种经验,一般都是有二三十年经验的老师傅才能带徒弟,徒弟到能够独立看锅,至少得跟师傅学习两三年以上。
      冷凝在制胶的过程中也很有讲究。北京同仁堂在胶冷凝之前,要先把胶在常温下放置规定时限,一方面是让胶逐渐冷却,以免放入冷库中急速冷凝破坏胶的质地,使其变脆,制成的阿胶就会容易断裂。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胶里的气泡慢慢挥发。冷却的胶块经过切块后还需要晾,也就是阴干,这是因为胶块里的水分还比较多。传统的晾胶采用的都是竹制晾胶床,比起塑料和不锈钢材质做成的晾胶床,竹子的质透气性更高,胶块被一个个码放在竹床上,上部分接触的是空气,水分蒸发的相对更快,,如果胶床透气性不好,就会影响水分的散失,导致阿胶翘起变形,竹制晾胶床则可以很好地解决水分蒸发不同步的问题。
       慢工熬出好阿胶,北京同仁堂的阿胶生产工艺处处体现着古人的智慧。现代化的生产线上,北京同仁堂依然坚守传承。一小块阿胶从原料到消费者手中,在同仁堂要经过90天的加工、制作,历经十多道工序,全程100多名工人参与。在成品车间,记者看到了北京同仁堂的阿胶,出厂时确保每块的重量都是31.25克。
       目前,同仁堂所有的阿胶原料驴皮都实现了可追溯,通过高清晰摄像头全程记录,哪一个批号的阿胶使用的是哪些驴皮,都能调出相应的视频资料供检测部门抽查,以保证生产基地投料均为优质纯正的驴皮。北京同仁堂制胶历史已有百年,在追求高速出成品,全力榨取利润空间的当下,同仁堂却有意放慢脚步,尽可能保留先人古法,恪守每一道工序,以现代对品质的要求严把每一个环节,慢工细活之中,守住了一个百年老字号对品质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