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润思程御品文化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10-18浏览次数:

“贺莲青”是当年专为皇家制作御用毛笔,距今已有17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是优秀的历史文化遗产、国粹瑰宝,是祖上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时代变迁等诸多因素,致使“贺莲青”失去服务对象,渐而沉寂,已鲜为人知,这个花费了多少心血换来的,也是多少人智慧结晶的制作技艺一旦失传,和那些制作“贺莲青”的老手艺人们的相继离开,都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和遗憾。为此,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通过四年多的艰辛努力,终使皇家御笔“贺莲青”重又复生,我们有信心把它传承下去,还要重现当年因其尊贵考究而“荣耀皇宫”、名倾京城的辉煌场景。

在此,我们衷心感谢在拯救复生“贺莲青”御笔的过程中,给予我们帮助的各界领导、专家、朋友。

“贺莲青”的历史

享有紫禁城“皇家御用”之至尊身份的“贺莲青”御笔,诞生于清朝道光十年,即公元1830年。

当年,湖笔名匠贺莲青只身来到京城,艰辛创业,标立“以不惜工本,悉心拣选上等毫颖”为精良品质之保证,满足不同所需而不断试制改方,以确立根本,规矩精神。贺氏制笔由此深受文人墨客和应考秀才青睐,声名日隆,名满京城,继而成为每年必备的朝廷贡品,“贺莲青”遂成为皇家御用笔,清宫所用毛笔皆专由“贺莲青”供应,上至帝后钦批奏章、趣雅墨宝,下至内务府部日常所需。

咸丰皇帝随着宫廷御笔制作技艺的炉火纯青,其鉴赏价值日益显现,从实用向用藏并重转变(如同瓷器从起初的容器变为艺术收藏品)。因“贺莲青”御笔作工、选料的精细考究,皇族成员、王公大臣们将“贺莲青”御笔作为上等藏品相互传送,朝廷常用它作为外交礼品赠送别国。

同治皇帝公元1856年,咸丰皇帝寿诞,时为懿妃的慈禧呈以一对贺氏制笔贺庆,此笔精工巧作,美妙美幻,又引《滕王阁序》中“腾蛟起凤”四字命名此对笔,表达对咸丰皇帝的才华富盛,象蛟龙腾跃,象凤凰起飞的赞美之情,令咸丰赏心大悦,藏于宝阁(因此今日我们才能有幸目睹历经150多年、现为国家级文物的这对笔,还是那么完好、精美),咸丰从此更加宠爱懿妃。(同年4月,慈禧为咸丰生下唯一的儿子同治,可以说1856年是慈禧日后成为皇后非常关键的一年。

光绪皇帝同治皇帝于其元年始入弘德殿读书,“贺莲青”笔伴随习字;“贺莲青”笔也见证了光绪皇帝与其宠爱的珍妃,情投意合,写诗作画,形影不离;溥仪直到晚年,还请贺氏传人特制楂笔为伴。

顶尖名号“贺莲青”在琉璃厂开设了最大的文房四宝店――“鹤松寿堂”,正堂之上高悬慈禧钦赐御匾。贺莲青又家传外授其业,辈出高徒自立,如京城“戴月轩”、天津“梦花溪室”。中国近代书画大师齐白石、张大千、李苦禅、启功皆与贺氏多年往来,同求妙笔。

宣统皇帝1976年,为纪念毛泽东主席修建纪念堂,“毛主席纪念堂”这六个字就是用“贺莲青”笔书写而成。

除上所述,还有不少贺氏制笔典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如“经天纬地”笔、“腕下生风”笔、“落纸雲烟”笔……,均明证其曾荣耀皇宫,“侍奉”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五代皇帝,评点江山社稷的“显赫”历史地位。

欣逢盛世,“贺莲青”御笔独特精湛的制作技艺已由第六代传人秉承,重又打造出昔日皇家御用的极品“贺莲青”,百年老号重赫辉煌。

发展规划

屹立在世界东方的中华民族,在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中,创造了富有特色、绵延不绝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有着独特的民族特质。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我中华民族以“崇尚道德”和“礼义之邦”而著称于世界民族之林。爱国、诚信、厚仁、重义、敬亲、贵和、求新、好学、勤俭、奉公等道德要求,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异彩纷呈,它已为许多西方学者所深入研究,因此我们应更好地对自身文化进行系统的、全方位的保护,正确理解和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当今时代,经济全球化趋势继续发展,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在这种态势下,我们应当注意保持并努力发展文化的民族性,尊重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合理利用传统文化这个重要资源。那些持有全球化就是一体化,民族文化将不复存在、民族精神将逐渐消解观点,未免有些偏激。

中国御用品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典代表,我公司致力于对中国御用品文化的学术探讨,皇家御用品的收集、整理、拯救及市场化开发。

 

在此激励下,我公司尽所能除对皇家御笔“贺莲青”恢复其上等蔵品、外交礼品的历史地位并拉动毛笔行业外,还要对韵味十足的宫廷绣品、宫廷竹木刻等技艺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开发,同时我们也诚邀专家、学者、业内人士、传人精诚合作,共创中华民族文化的昌盛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