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华金店

发布时间:2016-06-30浏览次数:
萃华金店111年的变革  
       沈阳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又称盛京、奉天,至从1626年清太主努尔哈赤迁都到这里,作为“一朝发祥地,两帝潜龙居”的沈阳城便成了关外最大的商贸中心。八关九门内百业兴旺,招幌牌匾不计其数,较之云集的商贾,沈阳金银业兴起较晚。

官道经商
       
清同治元年,郁文等人合资在大西关创办了“意德盛金店”,沈阳出现了第一家银楼。到了光绪年间,呼啦拉冒出来大大小小不少金店,将四平街上的出颖胡同连成了一条银楼街。随着朝代更跌,岁月流失,优胜劣汰,夕日多如牛毛的店铺朝现夕隐,早已被人们忘记,时至今日在为数不多的老字号店铺中却独存一家百年金店,它就是建于1895年,坐落在中街,毗邻故宫的萃华金店。
       萃华金店,创始人关锡龄,姓瓜尔佳氏,大清镶黄旗锡伯族人。他曾任大名府知府,清末民初官至东边道道尹。关氏久官聚财家资豪富,因为沈阳新城子区是锡伯族的故乡,关氏决心要为故乡做些贡献,便于奉天城内四平街铜行胡同的出颖胡同又称银楼街路北(今沈阳中街)选址,辟祖遗产开金店,名为“萃华新首饰楼”,聘请当了多年金银店老板的祝玉堂先生为经理,以经营首饰为主,兼营金银条宝,珠石钻翠。

人道经营
       开业之初,萃华金店资本并不充裕,关锡龄出资仅3.6万吊(16枚铜钱为一吊)。祝玉堂很善经营,再加上雇佣了多是被称作“关里帮”的技艺精湛的金银匠,极讲究质量和信誉。很快便在沈阳的金银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1912年至1921年之间,萃华金店陆续在哈尔滨道外三首街、五道街,安东市(今丹东市)中富街,本市南满站(今沈阳站)各设分号。
       “萃华新首饰楼”改称“萃华金店总号”。总号、分号共六处,其中尤以哈尔滨市的两处分号最为兴隆。哈市靠近产金地区,收买沙金数量多、价格低,该市行业对家又少,萃华两个分号零售首饰,平均每天达七八千元。1914年,帐期分红倍入9000吊,合为4.5万吊,按当时市价六比一,折实为银元7500元。1920年倍入2.25万元,1930年倍入3万元,至此财东的资本合为现大洋6万元,相当于最初投资的10倍。
       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成了金银业超高速发展的催化剂,由于西方列强大量抛售黄金,竞相来华抢购物资原料,乃使市场黄金价格下跌,每两黄金不足50元。价格降低,首饰销售增加,为金银业创造发展的有利时机。再加上萃华经营有方、制作精良、质地纯正、信誉颇高,又从金条小宝中取利,同时派有驻外人员到天津、上海了解黄金市场行情,在黄金交易上胜算较多,萃华进入鼎盛时期。此时的萃华金店使用资金和公积金已达15万银元,另由银行、银号贷款周转金10万银元以上,雇用人员多达300余人。此时库存黄金和原材料经常保持在3000两以上,白银达4万两,从1918年、1919年到1929年,每年萃华金店获纯利可达10万元。
       看到这样的赚钱机会,许多商人们纷纷将资金投入到金银业,据《奉天通治》记载,到“九·一八”事变前,沈阳共拥有金店、银楼等商号共470多家。金银业的迅猛发展,使商号之间的顷轧更加惨烈。面对竞争萃华金店不仅能立于不败之地,并在同行中独占鳌头,祝玉堂的经营策略确实有其高明之处。
       此时,萃华有作坊(车间)4个,分布于本市和外地,各有掌做人员负责监督生产。那时萃华金店采用的还是粗笨老式工具和设备进行手工生产,但对工匠技术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萃华日渐发展,行政业务管理不胜其繁,经关财东倡议,乃任命王恒安为副经理。祝、王二人协力,经营尤有起色。1921年前后祝玉常乃委以副手王恒安代理执掌柜事。
       王恒安承袭总经理之职后,他稳健进取,更注重经营加强管理,同时能识人善用,金店愈加兴旺。1922年成立金银首饰同业公会,以求调整各店牌价,维护同行业利益,萃华金店经理王恒安被公举为会长(后改称理事长)。
      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初,是萃华金店的鼎盛时期。沈阳金银首饰同业公会的会长一直由萃华的经理担任,同业公议牌价也由萃华挂出,萃华成了沈阳金银业中公认的“龙头老大”。
新道致胜
       讲究质量和保持信誉是萃华金店的经营之道与生财之道。萃华制作的首饰和器具种类繁多,有手镯、戒指、耳环、项链、麒麟锁、器皿、杯盘、炉具、匙箸、烟具等。在投料色度和质量上,一直保持国内标准水平,黄金是足赤,白银是纹银。各种饰品、器具计量精确,不少分厘。当时凡有萃华戳记的首饰,到外地金店出卖,都能不打折扣地兑换。连京、津、沪等大城市也对萃华金银饰品倍加推崇。萃华刻意求新,所制饰物花色新颖,同行业中其它金店不能镶嵌的饰物,萃华也能受理制作。使得萃华金店在行业中的更是出类拔萃,名声鹤起。萃华还打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牌子,广为宣传,恪守不移,赢得越来越多顾主的信任,客户为其传名,生意更加兴隆。
       张作霖,这位赫赫有名的东北王张大帅,当年还是个独霸一方的草寇王,一次奉天大将军曾奇的夫人携带金银珠宝进京被张作霖的手下劫获。张作霖得知后不仅对曾奇夫人的首饰匣、珠宝箱丝毫未动,还将夫人奉为上宾,款待有佳。酒席间,张作霖向夫人诉说自己早有弃暗投明为大清效力之意,并亲自护送夫人返回奉天。不久他们一伙便被收编,张作霖摇身一变成了省巡房营的管代,他的把兄弟们也都当上了帮代少长。这些人的女眷们听说奉天大将军曾奇夫人佩戴的首饰都出自萃华,便竞相附庸风雅,成了萃华金店的上门财神。
       随着萃华名声日起,军政显贵们的太太、小姐接踵而至。张作霖的五太太公馆,以及孙烈忱、张作相、吴俊升、汤玉麟、汲金纯、阚朝玺、张景惠、王永江、张宗昌、齐恩铭等军政要员的公馆是萃华的定门主顾。萃华派专职店员前去联系,送货到门,并办理赊销,每至年节清帐一次。
政局变幻
       俗话说,树大招风,萃华名声在外又逢战乱。祝玉堂自然时刻关注时局变化以防不测。1925年郭松龄起兵讨阀张作霖,祝玉堂得到消息后立刻派人连夜将库存黄金、白银运到城外藏匿,店内只留少量首饰经营,后来郭松龄在居留河战败身亡,奉天城内不过是一场虚惊。
       1930年祝玉堂因病隐退,特予保留原待遇,回原籍养老,王恒安继任萃华金店经理。
       萃华金店注意广招人才。经理四处奔波,遍访能工巧匠。1928年、1929年间,一次就从北京东安市场的志成银楼聘请王征五为首的七八名技工,交流技艺,取长补短,使萃华受益良多。讲究质量和信誉,使萃华金店很快成为皇宫中权贵定制首饰的首选,并逐渐成为皇室贵族的珠宝商。萃华金店也由此成为当时整个金银行业中的珠宝皇帝。
       1934年初,伪康德溥仪要举行登基大典并要在长春郊外行告天仪式。在行告天仪式时必须穿龙袍,戴皇冠。宫内府立即按祖制赶制皇冠,经过仔细筛选,任务最终落在萃华金店头上。这段历史是灰暗而令人愤懑的,然而历史让萃华无从选择,为了几百名萃华人的生存,萃华金店只得集中当时最具名气的工匠日夜赶制,终于如期完成了这件金质皇冠饰品。虽是不得以而为之,但萃华的无奈之举却为萃华的工艺制造史留下了一个传世精品。为此溥仪胞弟溥杰日后为沈阳萃华金店亲笔题写店名牌匾。
       从文物鉴赏的角度来评价,为溥仪打造的皇冠嵌镶镂雕,精美绝伦,工艺十分复杂,堪称是今日工艺品中的精品。真金冠柱巧夺天工,当年著名书法家、金石家李西对萃华金银首饰的精美推崇备至,曾亲赠隶书对联一副,赞道:“萃列奇珍夸蜃市,华添藻饰夺龙纹”,充分展现了萃华乃至中华民族传统金饰工艺的高超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