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社会里,“戒欺”是怎样一种精神? - 推荐文章 - “紫禁城”杯中华老字号文化创意大赛

商业社会里,“戒欺”是怎样一种精神?

发布时间:2016-08-02浏览次数:

        天下药店两家半:“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广州的陈李济算半家。而在历史的推进中,同仁堂与陈李济的古建筑老作坊行已消逝,唯胡庆余堂完好地保存了自身文化特征,并拥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和“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两顶“皇冠”,这在我国的企业中仅此一例。

        胡庆余堂以悬挂牌匾著称,几乎堂堂有匾,柱柱有联。众多的匾额都是面向顾客的,而唯独胡雪岩在光绪四年(1878年)亲笔跋文的“戒欺”一匾,面朝店内,藏而不露,是专让自家员工看的,被奉为店训。戒欺匾文如下:

        “凡百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余存心济世,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惟愿诸君心余之心,采办务真,修制务精,不至欺予以欺世人,是则造福冥冥,谓诸君之善为余谋也可,谓诸君之善自为谋也亦可。”
\
   
一:质量把控体系——高于行业水平的质量把控标准
        创业之初胡雪岩派人去产地直接采购各种道地药材。如去山东濮县采购驴皮、金银花,去淮河流域采购淮山药、生地、黄芪,去川贵采购当归、党参,去关外采购人参、鹿茸等等。今天虽然物业配送、供应商的服务已经相当方便和快捷,但对那些高档、贵重的参茸类商品,我们一直坚持自己直接采购的原则。国药号每年都要组织由总经理亲自带队的采购小组,深入东北参茸产地,实地考察人参的生长、质地、货源、市场营销行情,然后再下单。拿采购人参为例,胡庆余堂国药号的人参采办之严几乎是国内最严谨的。简单的说来,就有三道大关要过。
 
        第一道关是看人,给胡庆余堂国药号供应人参的参商,是相对固定的。只有讲诚信、经过多年考验的人,胡庆余堂才认你这张脸。所以,一般拿着少量人参上门的陌生面孔,是很难迈入胡庆余堂大门的。不仅如此,即便有了多年的交情,一旦发现有弄虚作假的情况,那永远不可能再进胡庆余堂的大门。曾有一位东北的供货商,与胡庆余堂有着十多年的供应关系,因为他在一批野山参中掺入了几支用野生西洋参嫁接的货品,被发现之后立马全盘退货,从此,胡庆余堂便与他断绝供销关系。
 
        第二道关是验货。每一次进货,大约会有几千支人参,每支参都要在灯光和仪器下仔细查看,碰到可疑之处,还得用上放大镜,简直就像看文物一样。熟悉胡庆余堂国药号的供应商说起胡庆余堂国药号选参的标准,莫不摆手直呼,太严了!但尽管如此,人参供应商依然以与胡庆余堂做生意为荣,一方面因为江南药王胡庆余堂声名远播,销量大;另一方面因为人参交易需要一定的资金实力,胡庆余堂向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所以供应商采办到上等的野山人参也会第一时间将胡庆余堂作为供货的首选,并能以此当招牌招徕其他生意。
 
        第三道关是药检,所有的人参在上柜之前还需要经过药检部门把最后一关。胡庆余堂国药号坚持规范经营,自检过的野山参再请第三方也就是政府药检部门检验,让顾客更放心。在杭州市药检的记录当中,胡庆余堂选送的参出检率特别高,而且数量也是同行中最多的一家,占到了杭州市场的三分之一。换句话说,杭州市场上三分之一的优质野山参都在胡庆余堂国药号里。这也造就了胡庆余堂人参销量全国领先的业绩。
\


二:人才培养体系——传、帮、带
        2013年11月,来自杭州各市县的72位选手,参加由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杭州市总工会、共青团市委共同主办的“中药调剂员技能竞赛”。这样的竞赛,举办之前半年会通知到杭州市所有的中医药单位,竞赛内容包括中药理论基本知识,中药材及饮片的鉴别,中药饮片的调剂、包(装)扎、中药炮制等。最终,来自胡庆余堂国药号的选手前6名中占了5名,前10名里面占了8名,前20名里面占了15名。
 
        这样的竞赛杭州市近10年里举办了3次,每次胡庆余堂国药号都能获得压倒性胜利。
 
        在近10年全国性的3次中药比武中,胡庆余堂派出的选手,照样名列前茅。为什么历次杭州市、国内中药调剂员技能竞赛,胡庆余堂派出的选手都可以获得压倒性胜利?是因为胡庆余堂一直来在花血本培养国内一流的中药专业队伍。我们深深地意识到再好的制度也要人来执行,于是建立了一套自己的人才培养体系。我们把员工队伍中药饮片的专业技能,专业知识,提高到一定水平以后,整个质量把控线从上到下,每个环节,每个员工就都可以参与进来了。我们鼓励员工去读书、考级;员工出去学习,学费全报;员工在各种专业竞赛中获得名次,作为他们晋升的重要依据。顾客到胡庆余堂来,他抓的每一味药,从进货,仓库保管,发货,抓药,校对,各个环节都有专业人员在把关。杭州市的中药高级技师总共30多位,我们胡庆余堂占了27位,中药师我们有86位,专业人员老中青三代齐全,形成良好的传帮带氛围,分布在各个年龄层,我们是实实在在的知识密集型企业、学习型企业。
 
        最近一次由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主办的“浙江省医药行业特有职业技能竞赛”,胡庆余堂国药号再获佳绩,前10名里面占了8名,状元又是出在我们这里。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组及著名主持人撒贝宁来公司采访、拍摄胡庆余堂“戒欺”文化,听了公司的介绍觉得值得宣传,但他们想试探一下现在的员工做得怎么样,于是在店堂里随便问了一个员工知不知道“戒欺”匾,该员工朗朗背诵脱口而出,使摄制组折服。

\


三: 服务体系——顾客乃养命之源
        我们的质量把控体系里面,有资深的中药饮片专家,有长期从事中药饮片的执业药师,有高级技师,有年轻的中药技师,组成了一支非常严的把关队伍。我们从主渠道进货,东西来了之后包包都要看,40%的拒收率,说明它还是不符合我们的质量要求。在同行内,经常有其它单位的医生或员工来我们胡庆余堂配药,我们胡庆余堂名医馆里有一小部分医生属于退休返聘,除了在我们名医馆坐诊之外也会在其它同行单位坐诊,这些医生也经常在总结反思,发现在我们胡庆余堂坐诊的病人“回头率”明显要低于其它单位,后来总结出一条规则就是我们胡庆余堂的药比一般单位的要干净、更地道。病人治愈率高,自然回头率就低了,所以名医也更喜欢来胡庆余堂坐诊。
 
        国家相关政策对商品价格、计量作出严格规定。要求明码实价,标价内容真实,货签对位,标示醒目,合规计量。但光明确标价里面也有很多学问。我们胡庆余堂的明码标价与别人的明码标价有区别。以冬虫夏草为例,胡庆余堂国药号任何一档冬虫夏草的规格,都是详细标出的,比如像5000条、2000条、1600条等一公斤的冬虫夏草,都标得清清楚楚。但在别的地方,冬虫夏草可能就标“特一等”,“ 王中王”,“ 一级”,这个就是打了个马虎眼。很多人认为胡庆余堂是百年老店,东西卖得比别人贵,而且有理由贵一点,消费者也认可胡庆余堂应该比别人贵一点。但从深层了解,胡庆余堂卖的东西根本不比不别人贵,人家是没有告诉你这个规格,胡庆余堂为什么告诉你这个规格?因为胡庆余堂国药号始终遵循“顾客乃养命之源”的服务理念,更注重回头客的服务。所以在明码标价上绝不欺客,让顾客明明白白消费,消费者是可以拿去跟同行任何一家相比的,也不怕别人来比。这个才是真正的“明码标价”。
\


四:自律体系——采办务真修制务精

        在胡庆余堂的历史中,流传着许多精心制药的故事。如“局方紫雪丹”,是一只镇惊通窍的急救药,在制作中因其中一味“朱砂”易与铜或铁发生化学反应,为确保药效,胡庆余堂不惜血本耗黄金133克,白银1835克,打造了金铲银锅,专门用于紫雪丹的生产。“金铲银锅”现陈列在胡庆余堂中药博物馆,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走进胡庆余堂煎膏房,如今手工设备换成了机械设备,迎面就可以看到高悬头顶的“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十个大字,它们既十分醒目又寓意深刻地告诫员工:我们在现代化的厂房中生产药品,虽然外人看不到也进不来,但是我们制作这些为人们防病、治病、救人性命药品的“诚心”,“上天”是知道的。
 
        商道即人道,企业拥有诚心自守的商业道德和商业精神,就拥有了立身之本,对于“祖训”胡庆余堂的人都铭记在心。2003年初,“非典”时期,抗非“非典”一天卖出三万余贴,而配方急需的金银花等中药材供应价飞涨。胡庆余堂传承弟子、胡庆余堂掌门人冯根生当即拍板承诺:“哪怕原料涨100倍,也决不提价一分。”这一掷地有声的承诺在杭城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



        衣钵重转,薪火再续,在秉承“戒欺”等精神文化遗产的基础上,老字号胡庆余堂正在不断续写新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