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锡福第三代传承人 李金善

发布时间:2016-06-18浏览次数:
\
李金善  盛锡福第三代传承人

 
 

他是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他改良了盛锡福皮毛、皮帽裁剪技术,提高了1/3的工作效率
他编写出了《皮毛、皮帽裁剪制作工艺流程》,使制帽工艺流程更加标准化
他就是京城“帽王”、北京盛锡福第三代皮帽制作技艺传承人李金善

“帽王”李金善:
承传统 制帽绝技“戴戴”相传
爱创新 时尚工艺“帽帽”出俏

        俗话说,穿衣戴帽,各有所好。帽子是百姓的“头等大事”,小小一顶帽子,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也是个性的彰显。京城老字号盛锡福历经百年沧桑仍生生不息,靠得就是过硬的技术。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李金善,是盛锡福第三代皮帽制作技艺传承人。
        4月的一天,记者来到位于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后身的加工车间,零距离地领略了这位京城“帽王”和他传承创新的百年制帽技艺。据他介绍,自己是2009年被认定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5年来,李金善已经收了两个徒弟、改良了帽子制作工具、创新了款式,随着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被列为实践教育基地,他还经常给孩子们讲解中华传统制帽工艺;2010年,“李金善皮帽技艺传承创新工作室”挂牌成立;同年,他又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探访李金善】
顾客越是信任你 越要严格要求自己
  位于东四五条的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表面看来就是一家盛锡福帽店。只有穿过营业厅后门,才能看到博物馆的真容,颇有大隐隐于市的意思。这座2010年6月完成一期建设的博物馆,详细记述了盛锡福自1911年创建至今,从享誉海内外的“帽业专家”,到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百年发展历程。博物馆的后面是两排不起眼的平房,盛锡福至今仍保持着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李金善皮帽技艺传承创新工作室”和其他制帽车间,以及部分办公室就分布于此。
  记者进入工作室,十几平方米左右的小屋里,只有李金善和徒弟小陈两个人。此时正值中午,在进门左侧靠窗的工作台前,李金善正戴着眼镜、聚精会神地剌着皮子,工作台上整齐地码放着十几块皮子,还有两个未完工的皮帽套在盔头上。大门正对着的是小陈的工作台,后面是一排展示柜,排列着十几顶热销的帽样。记者看到,工作室两侧的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熟皮(生皮经过脱脂、脱水等步骤后的皮制品),离近了还能闻到一股皮子弥散出的怪味。
  李金善把记者让到了进门右手边的小桌前,客气地为记者倒了杯水,记者看到整间屋的茶水杯和暖壶都放在这张小桌上。小陈告诉记者,为了保证工作台的整洁,师徒俩从不在工作台上喝水。“师傅最常说‘帽不差分,衣不差寸’。顾客越是信任你,你越要严格要求自己。在盛锡福干,得学会严谨。”小陈告诉记者。待人和善、对手艺严格,是记者对李金善的第一印象。
  
绝技“戴戴”相传 每年检万顶皮帽
  今年59岁李金善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家住安定门外,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二。1973年,18岁的李金善随同学一起到京郊农业学大寨典型的平谷许家务大队插队,看场院、看果园、为果树剪枝……插队经历给他留下的大多是美好。
  15个月后,李金善从北京郊区插队返城,在东单的一个小平房等待分配。据他回忆,当时现场的一二百人,谁也不知道自己被分到哪儿。李金善报到之后,被安排站在一个队伍里,直到听有工作人员喊“盛锡福的领走”,李金善才知道自己被分到盛锡福了。当时盛锡福属于东城区百货公司。
  被分配的当天,李金善第一次走进了位于王府井的东风市场附近的盛锡福总部,此后,从车间副工、裁剪(布面)工开始,因为表现好,李金善进厂不久就开始担任公司团支部书记,工资还破例涨了一级。1976年,他在单位的推荐下进修学习了一年。就在他进修刚回来时,盛锡福负责剌皮子的李文耕师傅快退休了。“你去学剌皮子怎么样?”领导的一句话,从此让李金善跟皮毛打了几十年交道。
    盛锡福帽子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通常要经过几十道工序。以一顶皮帽来说,首先皮毛裁制就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毛的长短粗细和倒向要一致,裁皮子的时候要用人字刀、月牙刀、梯子刀、弧形刀、鱼鳞刀5种刀配合,缝制时要顶子圆、吃头均、缝头匀,蒙皮面要缝对缝、十字平,勾扇、翻帽、串口等工序的要求也都不一样。这对毫无基础的李金善来说,这并不是好玩的事。
  “手发痒,腰酸疼,浑身上下不自在,干会儿就得出去遛个弯儿,对毛皮过敏还打过一年的脱敏针。”提起当年学徒的事,李金善说自己可没少受罪。至今,李金善的食指还是有点外翻。医生说是长期捏皮子造成的肌肉损伤。
  李金善记得,直到缝出来的针脚都跟鱼鳞般整齐,师傅才肯教他“剌皮子”的绝活。“动物皮毛大小不可能统一,经常是够长不够宽,为了让皮子符合做帽子的需要,就要通过‘走刀’,将过长的部分像拼七巧板一样拼到需要的部分,然后再将皮子按要求细细地缝接在一起,看起来和一张整皮一样。”李金善告诉记者,“皮子珍贵,得会剌,同样100张皮,不会剌的就剌100顶帽子,会剌的剌120顶,一张皮子1000块钱,这可差不少钱呢。”
  除了剪裁缝补皮子,买皮子也是必须要会的。湖南、内蒙、东北、河北,李金善都跟师父去过。1980年,李金善和师傅去长沙收货,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当地饭菜太辣,爷俩实在没辙了,每顿饭只买米饭,就着咸菜吃,前后一共去了十多天。“买皮子是最艰苦的活儿,都是从猎户或者皮贩子手里进货。一屋子几千张皮,要一张张挑,屋里又是味儿,又是油。站累了,甭管蹲着、跪着也得把货都看完。”李金善回忆说。功夫不负苦心人,常年的积累使他对不同毛质、皮板儿的特点了然于胸。师傅退休后,盛锡福每年上万张皮子,都是李金善从产地一张张挑的。狐狸、水貂、旱獭、黄狼、麝鼠、海龙……他一搭眼就知道是什么货色。
  
工作室里搞创新 时尚工艺“帽”出来
  凭着一手绝活儿,李金善成为“盛锡福”第三代皮帽制作技艺传承人。李金善并不满足于掌握传统款式制作工艺,他一直想着怎样才能有所创新。为此,他可下了不少苦功夫,业余时间别人休息,他就走访市场、参观展览、翻阅专业资料,了解掌握流行趋势,触摸现代审美理念。李金善还有个“职业病”,平时看见别人带的帽子有意思,总要盯着多看几眼。2012年冬,李金善坐41路公交车上班时,看见一个女孩子带着顶红帽子,“非常俏”。回到单位,他根据记忆很快画出了草图,而后加入了镂空的制帽技术,并在帽顶部位进行了改良,一顶颇具民族风的新帽子就诞生了,李金善给这顶帽子起了个绚丽的名字——“红宝石”,“红宝石”不仅成了盛锡福的热销帽型,还在北京市商务局的评比中获了奖。不仅如此,近年来,他把盛锡福传统特色与现代时尚融为一体,设计出“水貂女帽”“水貂船型美式帽”“海豹前进帽”等70余种中高档皮帽新帽款,广受市场好评。
  近几年,他还成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常客。原来,故宫里存的好多皮毛,工作人员都不认识,只好请他去识别、鉴定,一些文物级皮毛制品受损,也会请他出手修复。
  2010年,百年老字号盛锡福帽业迎来了一件大喜事,李金善皮帽技艺传承创新工作室正式挂牌。李金善开始肩负传授手工制作皮帽传统技艺的任务。他改良的皮毛、皮帽裁剪技术,提高了1/3的工作效率,为企业节省皮革180余张、资金30余万元。李金善还是一个在实践中重视积累和总结经验的人。“他不但把30多年的工作实践和加以总结,编写出了《皮毛、皮帽裁剪制作工艺流程》,使制帽工艺流程更加标准化,他还手把手给职工讲解知识和技术要领,还把自己的裁剪绝活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两名徒弟,使他们成为企业的技术骨干。为老字号的发展、企业经济效益的提高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北京盛锡福帽业党支部书记曹文仲介绍说。

【对话李金善】
40年制帽生涯
这5年最精彩
  记者:您什么时间开始进盛锡福开始学制帽的?
  李金善: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从北京郊区插队返城,在东单的一个小平房等待分配。当时现场的一二百人,谁也不知道自己被分到哪儿。报到之后,我被安排站在一个队伍里,直到听有工作人员喊“盛锡福的领走”,我才知道自己被分到盛锡福了。当时盛锡福属于东城区百货公司。

  记者:您记忆中,哪些活儿最累?
  李金善:以前买皮子是最艰苦的活儿,都是从猎户或者皮贩子手里进货。一屋子上千张皮,要一张张挑,屋里又是味儿,又是油。站累了,甭管蹲着、跪着也得把货都看完。

  记者:能否谈谈您心目中这五年最大的变化有哪些?
  李金善:我是2009年被认定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2010年,又成立了“李金善皮帽技艺传承创新工作室”。2010年我还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到今年9月份,我就在盛锡福工作40年了,回想起来,就数这5年过得最精彩。
  
  记者:对于未来,您有哪些期待?
  李金善:主要还是希望传承问题能更好地解决,现在的年轻人不大愿意学这活儿,以前来过不少人,学了一小段时间就走了,坚持不下来。这工作需要心静下来,而且我们是国营企业,工资不高。我现在快60岁了,好在有两个徒弟,都挺踏实用心,我得好好带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