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府铜艺 朱炳仁

发布时间:2016-07-07浏览次数:
\
朱府铜艺  朱炳仁

 
\
朱府铜艺  朱军岷.


 

  朱府铜艺 五代传承

  在浙江杭州的河坊街上,有一座“江南铜屋”,建筑材料采用铜梁、铜瓦、铜墙、铜窗、铜门、铜桥,里面的陈设——桌、椅、书画也都是铜,整座建筑铜光闪烁。铜屋集“朱府铜艺”五代艺术精华,以铜为名将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中的绘画、雕塑、建筑、书法融合在一起。第四代传承人朱炳仁首创熔铜艺术,使传统印象中庄重硬朗的铜,脱离模具,不受拘束,形成千姿百态的肌理。而第五代传承人朱军岷,正致力于让铜文化重新回归人们的生活。

  艺术在传承中创新
  在2012上海艺术博览会上,艺术大师朱炳仁以“稻可道,非常稻”为主题,播种了一片让人惊喜夺目的金色收获。朱炳仁以其独有的熔铜艺术,颠覆了五千年青铜文化以来传统的创作规矩和思维。大师还以50余件熔铜艺术精品,展位面积400平方米的规模,创历届上海艺博会单个艺术家作品数量与展位规模之最。
        熔铜艺术,也即是朱炳仁将传统的铜雕发展而来的工艺,它使传统印象中庄重硬朗的铜,呈现出线条柔顺、肆意流淌的超现实主义。这种艺术,来自于这位铜匠世家第四代传人长期以来对铜文化的深切感悟和抒发情怀的艺术直觉。
  朱家做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同治年间的第一代朱雨相和朱庆润。本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兄弟俩擅长书法,也喜好生意,在绍兴开设了一家“朱府义大”铜铺,为方圆百里的居民制造家什。到了第二代朱宝堂手上,又将铺子店名改为“朱府瑞昌”。凭借诚厚信义的店旨和精湛的技艺,生意十分红火,还在邻县开设了分店。第三代朱德源是远近闻名的书法家,他将书法与铜结合,开创了“铜书法”,杭州的很多老字号都以得到朱德源题写的“金字招牌”为荣。而到了第四代朱炳仁年少时,正逢国家从“大炼钢铁”到对稀有金属集中配给,使其一直与铜无缘。直到1983年,朱炳仁与父亲共同开创“金星铜店”,他才正式与铜结缘。
  继承了祖辈对铜的喜爱,朱炳仁从做铜招牌开始,到酒店铜用品,再到铜桌、铜椅、铜门、铜窗、铜斗拱、铜殿、铜塔、铜桥……铜在朱炳仁手中呈现出新的实用价值和文化价值,他将铜铺发展成为一家有数百名员工的制铜企业。
  在商业与艺术间游走的朱炳仁并不满足于此。他始终在探索,铜雕的艺术价值怎样才能突破传统工艺的缺陷?一场大火,让朱府铜艺焕发了新生。2006年5月,朱炳仁为常州天宁寺建造宝塔,在竣工的最后关头,一场大火烧了起来。塔的屋檐被烧毁,而高温熔炼形成的铜结晶体千姿百态。眼光独到的朱炳仁发现了熔铜之美,发现一个新的艺术语言。
  按照祖辈传统的铜文化,都是铸铜文化,铜只能在翻模中成型。朱炳仁独创熔铜工艺,第一次让铜在一定的空间里自由流动,不受拘束,形成千姿百态的肌理。熔铜脱离模具,一次成型,因而每一件都是孤品,不可复制。熔铜创作要求对材料的把握炉火纯青,又要有独特的创作观念,才能将熔铜的材料特性发挥到淋漓尽致。朱炳仁数十年积累的铜制造经验让他很快摸清熔铜的秉性,完成的熔铜作品随意赋性,线条延展,观之如有舞动的韵律。朱炳仁还借鉴了五彩、珐琅彩、粉彩的手法,在熔铜材质上创造出全新彩绘“庚彩”,让古朴的铜更加流光溢彩。
  如今,朱府铜艺已经传承到了第五代朱军岷手上。朱军岷传承祖业,2005年开始担任杭州金星铜工程有限总公司(现为金星铜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将企业建设成铜建筑艺术排行榜上连续多年稳居第一的企业。

  “从未完工”的铜屋
  朱炳仁和朱军岷父子两代经常在一起探讨铜技艺,研究铜文化,许多面世的作品都是父子合力打造的。他们最为得意的作品当属“江南铜屋”,这座铜屋其实是父子俩博弈的结果。
  朱炳仁从企业董事长位置退下来后,一心只负责设计工作,他惟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建造一个铜雕博物馆。这个埋藏在心中几十年的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更加急迫。但是作为儿子的朱军岷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给予父亲全力协助。
  2005年铜价飞涨,价格从2万涨到了7万一吨。但就是在这个时候,朱炳仁要花几百万高价买铜。他打算建造一座“江南铜屋”,以展示祖传的铜雕作品。朱炳仁要把铜屋建造成一个传世瑰宝,留给后代,留给历史。
  但朱军岷觉得父亲的愿望太理想主义,买一百多吨的铜,一百多个人要做一年多。而且这个时候买铜建博物馆,大有“有钱没地方花”的感觉。家人都劝说朱炳仁再等等,但朱炳仁认为铜价不由人,想想自己已年过花甲,人生有限,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精力能够投入。“固执”的朱炳仁决定不管铜多贵,博物馆必须建。
  建博物馆,除了买铜材要钱,还需要一大笔钱去加工,朱炳仁准备从公司里要钱要人。表面上朱军岷是支持父亲,但暗地里却一直在拖延。忍无可忍的朱炳仁只好靠自己的老面子,从公司里找来几个业务能手,成立了一套班子搞设计。不过这下把朱军岷惹急了,他一气之下扬言“不做董事长了”。
  不顾家人的反对,朱炳仁把家里积蓄都拿出来买了铜,还把自己和两个孩子的房子都拿到银行去作了抵押。朱军岷自知拗不过父亲,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
  如今,这座“江南铜屋”已经成为国内乃至世界惟一展示铜文化的博物馆,馆内全景展示了朱炳仁和朱军岷集五代人的艺术精华,倾其所能,以铜为名将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中的绘画、雕塑、建筑、书法融合在一起。
  “江南铜屋”自2007年向游客免费开放以来,一直在不断的翻新。每隔一段时间,父子俩有新的设计理念或新技术诞生的时候,总要在铜屋里进行展示。在他们心中,“江南铜屋”从未完工。朱炳仁容不得这件“传世瑰宝”有半点马虎。

  让铜文化回归生活
  当今天朱军岷回过头去看父亲当年的“固执”时,唯有佩服。家人开始理解朱炳仁坚持要建“江南铜屋”的良苦用心。铜屋的落成,不仅提升了企业的名气,也丰富了人们对铜这一种原本刻板的金属的想象。
  在铜屋内,摆放着一张“万龙铜椅”,所有人都可以大模大样地坐在这张“龙椅”上感受帝王风范,游客能看、能摸、能坐、能享用,这才是这张“龙椅”的价值所在。朱炳仁在不断创新与摸索铜雕艺术的同时,还刻意追求对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承与创作,尤其强调亲近大众。“老百姓喜爱的作品才是有生命力的工艺美术”。游客不仅可以观赏他的作品,还可以尽情触摸,用触觉感受艺术。
  朱炳仁认为,铜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文化史上曾占有主导位置,在每个发展时期铭刻着时代的印记。特别是在秦以后的2000多年里,铜文化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包括货币、兵器、宗教、冶金、天文、饰物等方面。正是由于铜文化与其它文化相互渗透、相互作用、同步发展,才形成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铜艺术的辉煌在青铜器时代已到顶峰,这五千年的传奇很难超越。但我们不能始终在传统的圈圈里打转。”朱炳仁这种创新的理念,深深地影响了儿子朱军岷。而朱军岷作为朱府铜艺的第五代传人,所做的努力就是要让铜重新回归人们的生活。
  带着探索者“突围”的心态,朱军岷拓展以铜为原料的艺术视野,关注人们的家居领域,在把握时代生活的艺术消费潮流上寻找突破点。“仁品行”就是朱军岷带领年轻的设计团队创作出来的品牌。“在设计上,父亲更执着于个人奋斗,而我则倾向团队的力量,更重视品牌建设。”朱军岷说,“技艺可以通过师傅带徒弟相传,但艺术理念要靠品牌来传承。比如百年水晶施华洛世奇,消费者现在只知道它的品牌,却并不关注它的设计师。”
  对于设计师,朱军岷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将个人对生活价值的追求,以及对生活细节的理解融合在作品中,这样才能够打动人、打开市场。年轻的设计师们不一定很懂铜艺,却对全球化时代的主流市场需求十分敏感。“我们看很多工艺大师的作品,然后把大师们的技巧全部打碎,再分析这些工艺用在什么环节,进行一次再创作。”
  采访结束,朱军岷带着记者欣赏了一系列兼具实用价值与艺术价值的铜家居创意产品。这一全新领域以朱府世代沿袭的精细手工来挖掘铜文化内涵,以贴近生活的设计来把握现代家居潮流,使传统铜艺在时尚生活中奢华重生,着实令人惊叹!

  朱府铜艺五代传人
  第一代 朱雨相 朱庆润
  第二代 朱宝堂
  第三代 朱德源
  第四代 朱炳仁
  第五代 朱军岷